——在那寂寞的山林中,

 溪水流出了欢快,

 树枝摇出了威严。

 听见了吗?

 深谷中传出的无力,

 听见了吗?

 巨石中迸出的沧桑。

 你看那天边的一线,

 乌云也抱住了天空。

 你看那海边的一点,

 小船正和大海搏斗。

 天空,

 慢慢被侵蚀,

 变成了阴沉的面孔。

 海里,

 渐渐已疯狂

 转为了狂暴的脾气。

 那边有一位诗人,

 他用手——

 写出了一片史诗。

 那边有一个老者,

 他的眼——

 洞深了一方世界。

 树叶在摇曵,

 狂风在怒号;

 诗人已不再抒情,

 老者也智慧不再,

 在自然面前。

 人类又怎样?

 狂风按住大树的脖子,

 闪电划开天空的身体,

 小溪的歌声不再,

 大山也怕这狂暴的力量吧。

 也许大自然,

 不会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感吧。

 暴风雨将来时,

 整个山谷颤抖了。

 闪电里似乎带着山谷的,

 微弱的声音。

 也许,

 这雨,亦是一种情怀,

 不过,

 那连绵不断的高山,

 已是一个在强者脚下的弱者。

 第一滴雨已落下,

 滴在一块石头上,

 溅起一个小水花,

 暴雨的洗礼。

 山谷困了,

 它已不想再追逐,

 追逐在于人类的斗争中

 ——大自然会帮它解决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“不就是一场雨呗!”